笔趣阁 > 心尖宠:一遇学神暖终身 > 518 太咸了(1更)

518 太咸了(1更)

?热门推荐:
????食材怎么切她自然是熟门熟路,至于配料,她得经过了电子秤才知道。

????这一想着,她忽然就懵住了。

????糟了!

????她忘了带电子秤!

????看了旁边的陆焉识一眼,他也看了她一眼,直觉她脸色不对劲,他挑眉开口,“怎么了?我切的不对?”

????“不是,我就想问,你今天不忙了吗?”前段时间,忙到满眼红血丝,一脸倦容,现在怎么这么清闲了?都不用去公司的吗?

????“事情差不多都忙完了,最近休息几天。”美国那边传来消息,一直住在疗养院的安娅不见了,安氏夫妇急得团团转,连股票跌停牌的事情都没心情处理了,直接飞去了美国那边找安娅。

????接下去的游戏,还得等安氏夫妇回来了才能继续进行呢,这几天,他就当养精蓄锐了。

????“休息期不用做事?”吴知枝问。

????陆焉识想了想,目光探寻,“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在赶我。”

????她轻轻笑,“没有呀,就是怕耽误你时间。”

????“不想我呆在这里啊?”他直白的问,眼睛盯着她,慢慢变深。

????吴知枝说“你想多了。”

????回过头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叹了一口气,哎,不肯走,怎么办呀?

????幸好一阵门铃声救了她,蒋青弈去开门,看见门外俊秀的美男子,想了想,道“你是那个……陆神的好兄弟?”

????霍祈渊指尖夹了根香烟,阴柔的眉眼打量着蒋青弈,颔首,“对,你是?”

????“一样啊,进来。”他自来熟地拍了拍霍祈渊的肩膀。

????霍祈渊不悦地瞟了他一眼,心想他两有这么熟?这人谁啊?一点礼貌都没有。

????“景念,我二哥呢?”霍祈渊被领到客厅,看见陆景念,伸手把手机的香烟熄灭在透明的烟灰缸里。

????陆景念指指厨房。

????霍祈渊过去,倚在厨房门口,看着里头在切菜的两个人,愣了愣,吴知枝……

????居然是她。

????而且,还被二哥找回来了!

????两人现在一起做饭,到底什么关系呀?

????他目光深了一度,似笑非笑开口,“二哥。”

????陆焉识转头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????“周日没事儿做,过来找你喝喝酒。”霍祈渊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往旁边微微一偏,看着吴知枝,意思问陆焉识二哥,这什么情况啊?

????陆焉识淡淡道“知枝,还记得吗?”

????霍祈渊本来以为他会说“你二嫂的”,没想到说的是“知枝”,那就代表,两人还在周旋阶段吧,他笑着说“当然记得了,我姐姐以前啊……最喜欢她了。”

????吴知枝听到“姐姐”两个字,下意识望向霍祈渊,只觉得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眼神里一片黯淡。

????由着这片黯淡,又想起了最近的新闻,安霍集团合并的盛古跌停牌的,这代表着,霍祈渊也破产了,霍氏毁在了他手里,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,这样的心情,吴知枝心想,肯定很蛋疼的。

????怪不得要来找陆焉识喝酒了,大概借酒消愁吧。

????见到他这么颓废,吴知枝转头对陆焉识说“你去陪陪他吧?”

????陆焉识“?”

????一脸“为什么”的表情。

????吴知枝眯了眯眸,眼神好像在说他失去了最爱的人,霍氏又毁在他手里,这种时候,你作为兄弟,不用陪陪他,安慰安慰吗?这兄弟情也太淡薄了吧。

????陆焉识没说话,直觉她好像误解了什么,刚想开口,吴知枝又说“兄弟难得来找你,去陪陪他吧,厨房里有我就行了,还有,留他一起吃饭吧。”

????一无所有的人,看着就是可怜兮兮的。

????“……”陆焉识被不由分说赶走,只好带着霍祈渊去了二楼。

????书房里。

????霍祈渊懒洋洋趴在沙发上,长腿架在茶几,坐没坐形,站没站像,跟没了骨头似的,“你这书房,怎么没装修起来?”

????他看见这儿,东西都没摆,只有沙发跟茶几,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放。

????陆焉识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,气度雍容,“要重新装修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????“日子无聊啊。”他感慨,侧过目,眼睑下有一层淡淡的暗影,显然很是疲倦。

????“昨晚又去喝酒了?”

????霍祈渊“嗯”了一声,不说话了。

????陆焉识也明白他心里不好受,不想说他什么。

????良久,他睁开眼睛,瞳孔一片幽暗,“我们派去的人,已经找到安娅了。”

????陆焉识的手指放在桌子上扣着,眸色暗烈深沉,“将她安置在郊外的别墅,我有时间,过去看她。”

????“我见她精神好像不太好。”霍祈渊转了个身,正面对着顶灯,没有睁眼,好歹认识这么多年,见到她如今这样,有些于心不忍,他轻轻开口道“这些年,她不怎么配合治疗,精神一直不是很好。”

????“那就雇两个心理医生,把她治好。”陆焉识的声音,没有情绪起伏。

????霍祈渊叹气,双手枕在脑后,“何必呢?她都这样了,你又何必故意去治好她,然后在折磨她,她……现在变得很瘦,就剩六十多斤了……”

????陆焉识面上没有一丝怜悯,低下头,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,“自找的,能怪谁?”

????吴知枝把蒋青弈叫进厨房里,“青弈,你过来,帮我试试味道。”

????“啊?我什么?”蒋青弈这个二货一脸迷糊。

????吴知枝说“我最近上火,比较重口,试不出菜的咸淡。”

????“哦,这样啊,那好吧。”

????吴知枝加了少许盐,抄一抄,舀出了一口给蒋青弈试。

????他张嘴吃进嘴里,嚼了嚼,“好像淡了一点。”

????吴知枝颔首,在加少许盐,再给他试。

????蒋青弈是个重口味的,因此依然觉得很淡,“还是不够咸,在加点吧。”

????“加了挺多了。”

????“但还是很淡啊,不然你自己试试看?”蒋青弈望她。

????吴知枝脸上的心虚一闪而过,“这样吧,那我在加一点。”

????蒋青弈又试了一口,这回味道对了,他点着头说“差不多了,这口感刚刚好。”

????做菜,多一分钟或是少了一分钟口感都是会受到影响的,吴知枝只能记得大概时间,如果没有手表,她就判断不出菜的深层次问题,普通人是吃不出区别的,得灵敏味觉的人才能吃出其中的问题。

????陆焉识跟霍祈渊两人从楼梯下来,就见到厨房的高台上两人在做饭,一个抄一个试菜,气氛还有点融洽。

????霍祈渊下意识看向陆焉识,果然,二哥的脸黑得很。

????把他支开,就为了叫蒋青弈进去试菜?难道他不能试吗?呵!陆boss的火气升到了三丈高,脸色冰冷冷。

????“可以吃饭了。”厨房里那个女人,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欢快地喊大家去吃饭。

????餐桌上,几人围坐下来。

????吴知枝拿着勺子给大家舀汤,今晚吃的是海鲜炒饭,只有一个汤作为到底。

????吴知枝给陆景念舀了一碗,陆景念接过,默默喝着。

????她又给陆焉识拿了一碗。

????陆焉识冷冷瞥了她一眼,不情不愿接过,喝了一口,扭头望她。

????吴知枝莫名心头一跳,“怎么了?汤不好喝?”

????蒋青弈说“不会啊,味道刚刚好。”

????陆焉识一个眼刀冲他射去,立刻就让他闭了嘴。他慢慢道“有点咸。”

????陆景念同意哥哥的话,点点头。

????平时知枝姐姐做的饭很好吃的,今晚有点失水准。

????吴知枝听了这话,脸色蓦地一白。

????陆焉识察觉到她的脸色变化,“怎么?心情不好?”

????“没。”吴知枝收住眼底的晃神,笑起来,“可能最近有点上火,不小心多加了点盐。”

????“我怎么觉得挺好喝的呢。”蒋青弈完全吃不出问题。

????霍祈渊喝了一口,跟蒋青弈想法一样,“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啊,挺好喝的。”

????陆焉识坚持说“太咸了。”

????。